拾捌

POI*KSM*SPN*SW*MCU*DCEU,欧美日韩圈都有涉及,腐向,偶尔做点小翻译

老舰长和轮机长的一些温暖的旧事

scotty叔叔在我心中就是这么暖暖的!

_Elensar_:

  他眼里的Scotty,一直都是舰桥上最特殊的那位。
  Scotty年纪是后来五年任务中舰桥最常驻的七个人里年纪最大的。有时候他看着年长的轮机长,不仅仅是舰队最优秀的轮机总指挥,更像是一位可爱的长辈。
  他和Scotty相识于共和号。那时候Scotty已经是舰上的轮机副指挥,而他是轮机部唯一一个在伽马班次中值夜的。共和号上的Scotty与他,一个是在高楼大厦中运筹帷幄的长官,一个是大家都散了之后躺在门房打更的。那时候他唯一能想的就是怎么把他的更打好,他甚至不敢奢望能在白天光明正大的踏入那栋楼的正门。
  他真的没想到即使是把更打好这么简单的工作,最后都能给他引来一堆麻烦。Finney事件之后,那些人对他的指责从未间断,所有人都绕着他走生怕他去向Kaplan轮机长打小报告,就好像他真的把那些人的名字都记住了似的。
  更重要的是,就好像轮机长Kaplan先生真的会正眼看他交上去的报告一样。
  他不懂Scotty为什么会注意到他。他以为也许是因为在他甚至都没意识到的地方,他的工作做过于差了。
  “你不适合在轮机室工作,孩子。”Scotty带着浓浓的苏格兰口音说。“我已经让舰长给你换个工作了。”
  “显然您也注意到了那些流言蜚语。”他已经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了。难道他的大boss的冷眼还不够他看的,以至于从未有过任何交集的副轮机长也要来来莫名其妙的指责他一番,就如同这个船上谁没对Jim Kirk踩上一脚就不配再在这个船上待下去了似的。
  “你怎么可以这样?”Scotty生气了。他在内心冷笑了一下。那一刻他对他排位第二的直属长官的蔑视,甚至超越了他心中那点对Scotty的尊敬。他不瞎,他知道共和号轮机部门的长官是个废物,所有的活其实都是Scotty来做的。但是这种哪怕没有什么交集也要特意来欺辱他一下的做法,让他此刻对这个人实在不能恭维。
  不出三秒钟他就被自己的狭隘狠狠地打了一耳光。
  “小子,我知道那些流言蜚语。”Scotty喝了点威士忌,平静了一下情绪,接着对他说。“我之所以来找你,只是因为我觉得你不适合轮机室的工作。你对那些引擎和机器没有热情。我已经工作很多年了,你的心不在这,我完全看得出来。”
  “我……”一时间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已经向舰长提交申请,让他给你换一个其他部门的工作。”Scotty没有给他机会继续说下去,而是拿起了剩下的酒。“我在关心你的未来,而你只关心那些针对你的流言。不得不说我对你有点失望,我本以为你可以有更大的作为。不过好好想想吧,孩子,你还年轻。”
  Scotty转身离开了。那一瞬间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彻底的面红耳赤。他为自己的愚昧浅薄和对Scotty的小人之心懊悔不已。
  他怎么可以如此愚蠢。
  之后一个月的时间他没再去找Scotty。他仍旧值只有他一个人的伽马班次,而Scotty作为长官只需要值阿尔法班。他甚至有些想逃避,他内心的一部分觉得,他已经因为他不正当的猜忌而不配再去找那位正直的苏格兰人。
  其他方面也没什么动静,他没得到新的工作。他内心仍旧有一部分在想是不是Scotty在骗他,他的长官怎么会关注他这样的无名小卒,但是他每每这么想又都觉得羞愧。
  总之他纠结了一个月之后,最终还是决定去找他的长官。他想他至少应该对Scotty那次的善举说声谢谢,无论如何这是基本的礼貌。
  “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会来找我。”Scotty笑着看他。“会喝酒吧?来一杯,这是最好的威士忌。”
他有点不知所措。他并没想到长官其实可以是这样有亲和力的。他以为所有的长官都要么如同Kaplan那样鼻孔朝天目中无人,要么如同Garrovick舰长那样只存在于船员之间的传说里。他除了登舰的那一天,还从未再见过他的舰长。
  “不会喝?”Scotty对他的表现显得有点失望,准备把酒瓶收起来。“不能吧。我以为你不是那个类型的。”
  “会,长官。”他突然笑了,他觉得过于局促谨慎不是和这位长官的相处之道。虽然他不如Finney那样吸引人和善于交谈,但是他不至于看不出眉眼高低。他干脆的坐下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就对了,小子。”Scotty爽快的又给他来了一杯。“现在你找我有什么事?如果是调任的事,那我只能说我把报告提交给舰长之后,他也没给我任何下文。”
  “不,长官。”他干脆的回答。“我并无意咨询我的职位问题,我服从长官的命令和安排。”他顿了一下,提出了请求。“我只是希望……如果您不觉得我会给您添麻烦,我想申请一日值两班。我希望可以在伽马班次之外,再值一班阿尔法班。”
  “你行么?”Scotty上下打量他。
  “我行,长官。”他立刻站起来。“请您批准。”
  “这样吧,我允许你在阿尔法班次的时候进轮机室,并且打卡记录你的值班时间,我知道这可以给你的升职作为参考。但是我不能直接批准你一日值两个班次。因为你知道,我也没有那么大的权力。而且这对你身体不好。”Scotty松了口。
  “谢谢长官!”他兴奋极了。
  “不用谢,还有以后叫我Scotty,不要叫Sir,明白?”
  “好的,Scotty。”
  他和Scotty的友谊进展速度极其惊人。Scotty比他大十多岁,在某些方面像他的父亲一样提点照顾他。不到一个星期他就几乎每天都跟在Scotty的身后了。于是那些喜欢给他泼脏水的人送给了他一个新外号:Scotty的小跟班。他不在乎,Scotty和Scotty的轮机知识填满了他生活的全部。阿尔法班次的时候他跟在Scotty身后在飞船的各个零部件之间忙活,伽马班次的时候他除了值夜外,再次拿出了当年学院的轮机工程课本,开始根据他的实践经验和Scotty教给他的东西一一增删记录。他在好老师的带领下进步飞速,而且他发现自己虽然对轮机工程没有如同Scotty那样的热情,但是他对飞船的爱随着他拧紧的每一颗螺丝,变得越来越深厚。
  “你有想过我第一次和你说的问题么?”这是一天阿尔法班次结束,他和Scotty在休息室共进晚餐。
  “我想我更擅长战术指挥。”他回答。从他进学院第一天起,他的战术指挥课的成绩就是最高的。
  “我觉得你是做指挥官的料,小子。”Scotty没有忌讳旁人。他毫不意外的听到了休息室里其他人的嗤声。“你会有一番作为的,就算我不相信你,我也相信我自己十几年的工作经验,Scotty不会看错人。”
  “Scotty,谢谢你安慰我。”他只能这么说。
  “没关系,你总有一天会一鸣惊人的。”Scotty并不在意。
  这一天的到来并没太远。
  他不知道Garrovick舰长为什么突然要见他。那天他如同平常一样跟在Scotty的后面泡在轮机室里研究反物质堆。的确船上有传闻说Garrovick舰长要调任了,他们的舰长会得到一艘宪法级船,也许舰长会带走自己的一部分亲信。这种做法并不意外,但是他知道逃离这艘破船的机会应该不会空降到只见过舰长一面的他的头上。
  他再次犯错了。
  “James T Kirk。”Garrovick舰长严肃的看着他。他尽量把背停止,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的不安。“你曾经记录过一起工作失误,源于你的好友Ben Finney。你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他的失误不但会在我接班八分钟后引发我们的船的爆炸事故,更可能会成为一个常见错误。”他的声音有点发紧。“这件事记录在案,可以让其他人借鉴,从而永久性避免此类失误引起的灾难性后果。”
  “嗯……”Garrovick舰长顿了一下,他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了。
  “舰长,我……”他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能说什么。
  “我在那些谣言中听到过你的名字。”Garrovick舰长终于开口。“但是我的理智告诉我,一个愿意视我的船比自己的朋友更重要的下属,才是真正忠诚于我的。恭喜你,Kirk少尉,你用你的表现赢得了一张法拉格特号的船票。”他的舰长笑着走过来与他握手。“在法拉格特号上我会调换你的工作。现在,去收拾你的行李,我们一个小时后在穿梭机舱启程。”
  他那一刻的心情犹如终于被法外开恩特赦的囚犯。
  遗憾的是Garrovick舰长给他的时间太少了。因为他从未想过这种事会落到他的头上,所以他的东西还在那个从未断过轰鸣声的狭窄楼梯间里散落一地。他花了45分钟才收拾好自己所有东西,这意味着他没有时间去和Scotty好好告别。但是他知道Scotty会在穿梭机站等待他们。他一路狂奔,终于比一个小时提前了十分钟到。
  “小子,以后好好干。”Scotty果然不负他所望,在穿梭机站门口等待他,看见他一路狂奔而来笑着对他说。而且不止Scotty,全舰人都在,包括Finney。
  他完全不想注意别人。那些讽刺,指点,估计在他离开后也不会停止。他此刻只觉得自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
  “我会的。”他回以真诚的微笑。Scotty向他伸出了手,他握住,然后干脆的给了他的导师一个拥抱。“我相信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再见的希望很大。”Scotty认真的对他说。“我会期待再次见到你的。”
  他带着笑容离开了,James T Kirk作为一个值得后人铭记的优秀指挥官的一生由此缓缓拉开了序幕。


  六年之后他才再次见到Scotty。那时候他已经是企业号的舰长,而Scotty是企业号的轮机室代理总指挥,企业号的前任轮机长已经随Pike将军一起升职。
  “Scotty!”这是他上舰的第一天,Scotty容光满面,六年的时间完全没有给他留下什么岁月的痕迹。也许是因为企业号的引擎非常合他的意。
  “Captain James T Kirk!”Scotty向他走过来,他们两个人给了对方一个拥抱。“很高兴见到你!”
  “我也一样,chief engineer Montgomery Scott 。”他拿出了轮机长委任书交给了老友,笑着回答道。
  “Call me Scotty。”Scotty笑着结过了那纸委任书。
  而他们未来那次名留青史的伟大旅程,才刚刚开始。

评论
热度(33)
  1. 三只眼怪兽的小型机场_Elensar_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开个子博ship st
  2. 完全拥有大副的舰长_Elensar_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星际迷航
  3. 拾捌_Elensar_ 转载了此文字
    scotty叔叔在我心中就是这么暖暖的!

© 拾捌 | Powered by LOFTER